许昌奥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全国免费热线: 400 1234 5678
导航菜单

行业新闻

活在“壮丽的光中”

(原标题:活在“壮丽的光中”)

活在“壮丽的光中”
10月26日高雄的中山大学为余光中先生举行90岁(虚岁)庆生会,并首播《余光中书写香港纪录片》。早一天,余先生夫妇和几位与纪录片相关的,一起晚餐。诗翁是名副其实的“翁”了,身体瘦弱,行动迟缓,情形和6月中我与诗翁在高雄家里所见相近。早年胜友如云时他妙语如珠,而现在,可以和我想象中英国才子王尔德比美比隽的情景,不复出现。去年7月的摔跤受伤,后遗症竟如斯严重。诗翁头脑还是清晰的,说不定一边慢慢吃着还一边构思诗文。

席间他两次到洗手间,我都搀扶,感到手臂真瘦削,我胡想到所谓文人“风骨”。宴会结束,下楼梯时,两位女士左右扶持,步步为营间我听到诗翁说:“这里太黑了……”语气带着惊恐。

相隔一个多月,在12月14日上午,诗翁往生了。是驾鹤还是驾着他高速的轿车呢?西归的一天总要来的。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。13日晚上直至14日中午,我一直无眠,心神不定;中午听到仙逝的噩耗。


诗翁一生写了很多悼念诗文:《鬼雨》关于夭折的儿子,《圣奥黛丽颂》关于女演员赫本,《当我死时》关于自己,如此等等。还有20年前写的《五行无阻》,这倒不是悼念,而是歌颂“死亡”后自己的新生。诗的末段为:“风里有一首歌颂我的新生/颂金德之坚贞/颂木德之纷繁/颂水德之温婉/颂火德之刚烈/颂土德之浑然/唱新生的颂歌,风声正洪/你不能阻我,死亡啊,你岂能阻我/回到光中,回到壮丽的光中”。我相信余先生会活在“壮丽的光中”。

黄维樑 香港学者、作家

(《活在“壮丽的光中”》由金羊网为您提供,转载请注明来源,未经书面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。版权联系电话:020-87133589,87133588)